美国外资审查实施细则出炉,重点关照地产交易

2019-09-23 11:23:46 来源:网络

《财经》记者 王晓枫/文 郝洲/编辑

美国财政部近日针对外国资本监管出台具体规则,赋予去年通过的《外国投资风险评估现代化法案》(FIRRMA)实质性意义,该法案最晚将于2020年2月13日生效,届时在美外国投资委员会(CFIUS)将对外来投资拥有更大审核实权。

2018年6月18日,美国参议院正式通过旨在扩大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权限的《外国投资风险审查现代化法案》。FIRRMA为改变CFIUS运作方式以及扩大CFIUS对外国投资审查范围奠定基础。

此次出台的规则是对FIRRMA进行具体细化,分为两个部分:第一部分是长达184页的31 CFR part 800,负责执行FIRRMA大多数条款;另一部分是长达135页的31 CFR part 802,作为补充条款,主要针对如何审核涉及房地产方面的投资。

这份细则显示,美国政府已将目光放在审查更多的房地产交易,并对以数据为中心的企业采取更有针对性的做法,同时首次考虑针对具体国家的豁免。

这份规则中提出很多新定义,这些新定义给予CFIUS较大裁量权。其中一个重要定义就是“敏感个人信息”,FIRRMA认为如果让某些外国公司维护或收集美国公民的敏感个人数据,这些数据可能会被利用并威胁美国国家安全。

针对这一担忧,拟议细则特别规定凡交易对象所提供服务和产品包含美国政府人员或承包商的数据或涉及100万人以上数据,都将被严密审核。例如,交易若涉及研究消费习惯、GPS、生物识别以及处理政府人员安全许可公司都可会被审查。

细则也对涉及关键基础设施的投资给予特别关注,加强对房地产领域投资审核被认为是CFIUS最大扩权领域,因为报告认为某些交易中的房地产地理位置会给美国国家安全带来风险。今后即便是购买未开发土地,也有可能受到CFIUS审查。接受审核的房产交易将包括临近机场、海港、军事和政府设施的房产, CFIUS可以审查外国人购买军事设施或敏感政府设施周边1.6至160公里以内房产投标。

相对于对房地产投资的明确定义,对涉及关键科技的投资则仍有些模糊,这种缺乏明确性和确定性的情况将继续影响跨境收购和投资。美国财政部仍在研究对关键科技投资的强制申报范围。去年10月,财政部推出了允许CFIUS审查更大范围交易的试点项目,以国家安全为由审查外国人与持有关键技术的美国企业成立合资公司或对其进行小规模投资的交易。这些试点为如何制定强制备案规定提供了新视角和新问题,将被添加至新规中,最终规则将于2020年2月出台。

另外一个值得注意的问题是FIRRMA此前没有针对任何特定国家,但拟议细则表明CFIUS正在使这项法规变得针对某些特定国家。新规将给予一些国家豁免(excepted foreign states),被豁免国家名单将由CFIUS决定,必须要绝对多数票数才能通过,会在美国财政部网站公布。

新规将在明年2月正式实施,从此美国对外资审核将进入新阶段,这个阶段的一个标志性特征就是程序多、时间长。据悉,对于非房地产交易,CFIUS将审核期限延长至45天,并可能在特殊情况下将该期限延长15天。房地产交易审查期限则更长,最长可能是常规 45天加额外45天后续调查,再加上15天延期调查特殊情况。这意味涉及房地产的投资交易可能需要105天审查期。

虽然新规并未提及特别针对中国,但分析人士普遍认为这会影响未来中国对美投资,因为CFIUS审核已经使中国对美投资呈收缩态势。过去十年间,中国对美国的投资一直在加速,大量资金涌入汽车、科技、能源和农业领域,为密歇根、南卡罗来纳、密苏里、得克萨斯等州创造大量就业机会。随着中国经济蓬勃发展,州和地方政府以及美国公司都在争相寻求中国资本振兴当地经济,但特朗普的经济冷战扼杀这一趋势。

著名智库美国企业研究所(AEI)的数据显示,中国对美直接投资从2016年541亿美元峰值降至2018年的97亿美元。截至今年6月数据,中国大陆企业对美投资的规模为25亿美元。该智库数据显示,自2005年以来,中国对美投资主要集中在房地产、金融、科技、旅游、交通、能源和娱乐等领域, 其中房地产是最热门投资项目,达到286亿美元,其次是金融(259亿美元)、交通(222亿美元)和科技(217亿美元)。接受投资最多的州是纽约州,高达567亿美元,其次是加州(372亿美元)、伊利诺伊州(122亿美元)和弗吉尼亚州(117亿美元)。

虽然新规将于明年2月实施,但已对中国投资带来寒蝉效应。纽约荣鼎咨询报告认为中资对美企投资情况存在巨大不确定性,因为在FIRRMA出台后,投资者组成型态、及目标产业和技术发生明显变化。例如,中国创投资本已试图避开CFIUS密切关注的那些行业,比如人工智能、数据分析和网络安全。

上述报告还称,去年大约40%的中资创投交易案集中在生物科技和制药企业。然而,美国国际战略研究中心(CSIS)防务与技术专家詹姆斯・李维斯(James Lewis)表示,随着CFIUS加强对生物科技领域外资的审查,中资在该领域投资可能会变得更加困难。不仅如此,中资在电信领域投资也可能变得愈加艰难,纽约州参议员、民主党领袖查克・舒默(Chuck Schumer)正在呼吁联邦通信委员会(FCC)考虑阻止中国两家主要电信公司在美国开展业务。

面对新规带来的巨大风险和不确定性,中国资本该如何应对? CFIUS前官员史蒂芬 海菲茨(Stephen Heifetz)对《财经》记者指出,美国政治体系依靠周期性调整CFIUS以回应对外资的关切,新立法是过去几十年来对外国投资的一系列反应之一,这些反应与公众对国家安全关切交织在一起,即很多美国人都认为美国长期以来应对国际事务的方法并未奏效,其中就包括开放的投资政策。然而,美国科技公司受益于吸引包括中国在内的全球投资资本,在某种程度上,FIRRMA可能会抑制投资,阻碍美国技术领先地位且削弱其利益。

在海菲茨看来,CFIUS审查结果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交易细节以及应对CFIUS规则的方法。中国公司应该与经验丰富的CFIUS律师一起应对收购和投资交易,以便了解哪些交易是可行的。许多收购和投资仍然可能进行,但需要充分了解CFIUS风险、审核时间表以及如何将风险成本和时间成本最小化。

【编辑:匿名】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乐亭资讯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Copyright ©1999-2018 spidermanemaiL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