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瑞医药孙飘扬:凡事提前一步

2020-01-18 02:26:14 来源:网络

原标题:恒瑞医药孙飘扬:凡事提前一步

  证券时报记者 余胜良

  中国医药行业的明星公司恒瑞医药本周宣布董事长换人,创始人孙飘扬把帅印让给了周云曙。从此,驾驶恒瑞医药这个市值4010亿公司前行的就是职业经理人了。

  当下的变革

  孙飘扬很早就开始打造职业经理人队伍,有意识地培养接班人。

  周云曙带过两万人的销售团队,对这次接班,他是这样说的:“新老交替是规律,但是公司要长期发展,制度的建设很重要,我们选择了职业经理人这条路,国外也不会选择家里人来接班,即便是家族式公司。”孙飘扬是实控人,还是董事会战略委员会的主任委员,职业经理人机制的框架搭好了,他还要磨合扶持一段时间。

  孙飘扬,1958年出生,今年62岁,作为企业领导人还正年轻。有好多企业领导人70多岁才退,还有70多岁还不退,甚至90多岁还精力充沛妙语连珠,比如巴菲特和他的搭档芒格。坊间传言,孙飘扬之所以退这么早,是因为身体不大好。记者相信另一方面,是孙飘扬一直表现出的前瞻性,让他在认定职业经理人道路后,就坚定推行下去,早点运转成功,不再依赖某个人,就像一个父亲,要看到孩子成家立业独立起来才放心。

  凡事先走一步,孙飘扬就是这样将一个净利润8万元的企业带上市,市值超过4000亿元。去年10月份, 北京雁栖湖国际会展中心,第十一届中国医药企业家科学家投资家大会上,孙飘扬宣布砍掉70%仿制药,他认为,专利到期的原研药该仿制的已经仿制完了,即使是距离专利到期还有较长时间的药物,公司经评估后认为其市场上的价值不高。与此同时,越来越多中小药企扎堆进入仿制药研发,仿制药利润越来越薄。他认为非专利药竞争降价是全球趋势,“从商业的角度来讲,始终遵循一个准则:物以稀为贵。所以我国实行‘4+7’集采是按照通行的规则,国际上仿制药也是这么做,这无可非议。”

  仿制药占了恒瑞医药大部分销售收入,从2018年收入数据来看,仿制药依然为恒瑞医药贡献了86%的营收,创新药仅占14%。早在2018年底,恒瑞已经决心将进入一致性评价后期的仿制药项目全线停掉,只做创新药和有核心价值的高端仿制药,在政策阵痛面前快速转型。

  别人还在阵痛,恒瑞医药已经调转阵地,开始走向更有技术含量的创新药和高端仿制药。这背后是恒瑞医药长期大投入,2019年恒瑞的研发开支突破30亿元。国内很多企业研发费用不过销售收入的1%,很多甚至连研发队伍也没有,恒瑞投入的研发比例是10%,恒瑞医药口袋里,创新药名单很长,已有6个创新药上市销售。另有一批处在临床开发阶段,每1-2年就有创新药上市,有十多个创新药在美国、欧洲、澳大利亚开展临床研究。

  当昨日有医药公司因为招标情况不佳大幅下跌时,恒瑞医药还涨了4.22%。这说明公司制定的战略让投资者加倍放心,有了安全感。

  当年的创新

  当年,孙飘扬是通过仿制药脱颖而出的。孙飘扬谈到,“当年我们开始做仿制药,在当时被当作是创新。2000年我们开始做创新药,到现在还在不断创新。我们能有这么大的变化,就是创新、创新,不断创新。”

  创新药的失败概率极高,全球96%的药物研究项目都以失败告终。为了提高成功概率,和当时很多企业一样,孙飘扬的创新是微创新,就是在原来新药的基础上,做一些修改,价格卖得低一点,市场不小。自己研发基础薄弱,他先后与上海医科院、北京医工所、天津药研所等机构开启合作,成功上市了市场上主流的肿瘤产品,比如奥沙利铂、多西他赛、替吉奥、卡培他滨等,这些产品现在还在热销,恒瑞医药规模迅速做大。

  就是在仿制药上,孙飘扬也先人一步,等到大家都在做仿制药时,他又开始退出了。他明白技术的重要性,当年他正是靠技术获得领导赏识,当了厂长后,针对公司技术含量低,立马收购专利。那时候,他就说出了“没有专利技术就无法掌控命运”的话,1992年以120万元的价格收购了中国医科院药研所开发的抗癌新药专利,大获成功。孙飘扬回忆起一个细节:当年公司的汽车还是老厂长留下的一辆丰田面包车,“开在路上,发动机都不行了,但还是把钱挤出来做研发。”孙飘扬坦言这是一个很痛苦的过程。

  孙飘扬长期参加意大利专利交易会,经常购买专利,也训练了孙飘扬对产品和技术的把握能力。早在1992年,孙飘扬就在连云港建起了建筑面积2900平米的研究大楼,1997年恒瑞拿出250万元开始做新药,2000年上市后,投资近两亿元在上海建立新的研究中心。上海是众多国际制药厂的总部,人才以各种方式向外流出,如今长三角制药领域领先全国,与此有直接关系。在上海建立研发中心,孙飘扬可以打通国内和国际的管道。2015年底,恒瑞参照国际制药企业模式,将临床研发从公司研发部门独立出来,成立了专门的中央医学系统。

  与此同时,从市场里打拼,让孙飘扬很重视市场效益,“投入产出比是我们始终要考虑的问题,一个产品好不好,始终要看临床价值,要有效率的走出去”。

  未来的野心

  研发新药风险极高,需要足够的时间和金钱,而且,投入了时间和金钱还不一定有效果,只能在大概率的方向上摸索,需要企业建立容错机制,但是企业也要提高成功几率,需要研究怎么更准确地判断方向和提高研发效率,这是恒瑞医药一直在做的事情,适时论证协调、启动以及砍掉一些项目。

  目前,中国销售额超过100亿的企业有21家,医药主营收入近3万亿元,这是一个非常大的行业。这个行业越向上层走,壁垒越高,一个新药需要数亿美元研发费用,平均研发周期10年。因为投入大,投入时间长,这个行业很容易出现世界巨头,一方面是因为小公司无力支撑,另一方面是巨头可以形成优势递延。孙飘扬选择往上走,就是选择和其他巨头做竞争,虽然后进,但机会也很多。这其实和中国的IT红利一样,有一个程序员红利,中国的医药研发人员工资低,愿意加班,医药成果很容易国际化,一旦有所突破,收益颇大,投资者都热衷该领域,就是相信这个领域会有一批有前景的大公司出现。2015年9月,恒瑞以7.95亿美元的价格,将其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用于肿瘤免疫治疗的PD-1单克隆抗体项目许可给美国公司,成为中国首家对外转让创新生物药专利的企业。

  回首1982年,一切还充满偶然性,从中国药科大毕业的孙飘扬分配到了连云港制药厂,他性格内敛低调,且脾气颇为执拗,作为一个技术员,各方面都很普通,并不受器重,一直得不到升迁。被调任到主管连云港制药厂的医药工业公司(后来的医药局)科研处副科长后,孙飘扬在研究方面的能力表现出来,受到领导赏识。因为连云港制药厂经营状况不佳,两任厂长都无法扭转。孙飘扬被派回去做副厂长,当时的厂长并不看好他。领导将老厂长换掉,在1990年时,当了几年副厂长的孙飘扬被扶正,那年他32岁。

  显然,孙飘扬善于做技术,在交际上下的功夫并不深,他做一把手能力很强。假若不是有领导赏识,假若关键时节没有被扶正,可能孙飘扬和恒瑞医药的历史都要重写。

【编辑:匿名】
阅读推荐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乐亭资讯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Copyright ©1999-2018 spidermanemaiL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