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视公司2019业绩盘点:万达商誉暴雷、华谊兄弟面临生死闯关

2020-03-01 08:11:44 来源:网络

原标题:影视公司2019业绩盘点:万达商誉暴雷、华谊兄弟面临生死闯关 来源:时代财经

等在内的多家影视公司集体交出了过去一年的成绩单。

时代财经统计发现,7家影视公司中,5家公司净利润为负,其中万达电影巨亏47.21亿元,华谊兄弟亏损近40亿元;6家公司营收出现不同程度的下滑,营收下滑幅度最大的是长城影视,下滑65.15%至5.04亿元,仅光线传媒实现了增长,相比去年同期增长了89%。受《巴清传》项目影响,唐德影视陷入了营收净利双双为负的窘境。

数据来源:雪球网公告,时代财经制图“爆款”拉升业绩

虽然光线传媒2019年净利润相比去年下滑30.57%,但89%的营收增幅、9.53亿元的净利润,在7家上市影视公司中称得上亮眼。

财报中,光线传媒将之归功于“电影业务利润大幅增加”。时代财经统计发现,报告期内,光线传媒参与投资、发行或协助推广的影片共18部,总票房为138.67亿元。其中《疯狂的外星人》、《哪吒之魔童降世》(以下简称《哪吒》)、《我和我的祖国》、《误杀》等取得优异的票房成绩。

光线传媒2019年的18部影片票房统计

以创造了国产动画电影票房纪录的《哪吒》为例,根据光线传媒2019年7月29日发布的公告,当时《哪吒》8.99亿元的票房已经可以为其带来大约2.03亿元——2.43亿元的营收了。据此测算,50亿票房的《哪吒》预计能为光线传媒贡献超13亿营收。

但同为头部影视公司的华谊兄弟则出现了“爆款“缺失的窘况。2019年,管虎的《八佰》撤档、冯小刚的大作《只有芸知道》仅收获1.56亿票房。相比之下,2018年华谊兄弟的日子要好过一些,《芳华》斩获了14.23亿票房,《前任3:再见前任》的票房达到了19.42亿,两部影片共计33.65亿票房,给华谊兄弟带来丰厚收益。

“爆款”缺失,让华谊兄弟2019年成绩不理想,公司该年营业总收入23.12亿元,同比下滑40.59%;净利润-39.63亿元,同比下滑262.56%。

商誉“暴雷”频现

时代财经留意到,多家影视上市公司的业绩快报中,将业绩亏损原因都指向了计提商誉减值。其中,华策影视披露的计提商誉减值准备约8.4亿,万达电影约59亿,华谊兄弟为5.9亿,其余公司尚未核定最终商誉计提减值准备的具体金额。

其中,万达电影计提59亿商誉减值最引人瞩目。其在业绩快报中称,受到宏观经济下行,全国银幕数量继续保持较快增长、行业发展整体放缓等因素影响,本着审慎性原则,2019年万达电影计提了商誉减值准备及长期资产减值准备约59亿元。扣除该影响后,万达电影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盈利11.8亿元。

在商誉的影响下,万达电影净利润转正为负。公告显示,万达电影2019年营业总收入为156亿元,同比下滑4.22%,净利润亏损47.21亿元,较上年同期下降324.5%。

1月21日万达电影发布2019年度业绩预告时,深交所就对其巨额商誉减值下达了问询函。1月31日,万达电影发布公告回复问询,公告表示,2019年电影行业出现拐点,并购影城全年经营业绩没有达到预期,初步预测表明,并购影城包括商誉的资产组可收回金额已远低于其账面价值,因此出现大幅减值。

2019年,万达电影收购的14家影院合计经营收入不到9.1亿,这批2014年底-2018年上半年收购的影院彼时曾花费了万达电影35.9亿元,计提商誉减值金额高达21—25亿。

可见,溢价收购是商誉减值的一大原因。无独有偶,华谊兄弟也在前不久收到有关商誉问题的关注函,要求其说明各业务板块的经营业绩以及计提商誉减值准备的具体情况,以及是否会通过计提大额资产减值调节利润。

对此,华谊兄弟2月13日晚回复关注函,称不存在通过计提大额资产减值准备调节利润的情形。另外,经过初步预算,2019年商誉减值准备金额为5.9亿元。

知名文化产业人曹海涛在2月29日接受时代财经采访时指出,商誉问题是历史遗留问题,2014年、2015年左右的影视并购潮中,不少影视公司大量并购资产,此后受到经济下行及政策趋严等因素影响,许多并购项目不能完成业绩对赌,因此拖累了上市公司的业绩。

考虑到业绩承诺期一般为三年左右,这也是近两年商誉问题开始集中爆发的原因。以华谊兄弟为例,2015年,公司10.5亿元收购东阳美拉股权,根据对赌协议,2016年—2020年,东阳美拉承诺每年税后净利润不低于1亿元、1.15亿元、1.32亿元、1.52亿元和1.75亿元。

2016年——2018年,东阳美拉实际净利润为1.05亿元、1.17亿元、6501.5万元。2018年,东阳美拉的净利润甚至未及承诺的一半。

至于计提商誉减值是否代表利空释放?曹海涛认为,集中将商誉问题出清,是对不良资产的优化,但利空还是利好,仍需要全面评估。“影视行业周期性特征明显,无法根据其短期内的变动做判断,还需回归到它的主营业务和盈利模式上来。”

华谊兄弟面临生死闯关

天眼查数据显示,2019年,1884家影视公司关停,长城影视掌门人被悬赏追债,华谊兄弟、唐德影视大股东股权高质押,万达电影巨额亏损……2020年开年受到疫情的影响,“影视寒冬“似乎又被无限拉长。

对于华谊兄弟来说,2020年更是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过去两年接连亏损意味着如果无法扭亏为盈,将面临退市风险。

根据华谊兄弟2019年业绩快报,目前储备了《八佰》、《手机2》、《749局》、《美人鱼2》等多部影片,2020年,它们在银幕上的表现或将决定华谊兄弟的最终命运。

今年1月在接受《每经头条》的采访时,华谊兄弟创始人、董事长王中军曾表达了对2020年扭亏的信心:“2020年,华谊不会再亏了,这是对董事长和整个团队最核心的一个指标,一定要扭亏为盈,这是必打的一场硬仗。”

时代财经留意到,在发布2019年业绩快报的同时,华谊兄弟还发布了一则公告,称王中军拟向公司提供1亿额度无息贷款,借款期限为2年,主要用于支持公司正常的经营生产活动,这已是王中军第二次无息借款给华谊兄弟。

但1月下旬爆发的新冠疫情正在让形势变得复杂起来。目前整个影视行业都面临着剧组停拍、影院无法正常开门营业的困境,身处其中的华谊兄弟恐怕也难独善其身,而另一方面,华谊兄弟花了大功夫布局的线下实景娱乐项目也同样受到直接冲击,何时恢复营业营业仍不确定。

【编辑:匿名】
阅读推荐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乐亭资讯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Copyright ©1999-2018 spidermanemaiL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