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伟:离开军营13年,但我还认为自己是名军人

2020-03-28 15:42:57 来源:网络

  每天早上,黄伟睁开眼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摸摸自己的额头。温度正常,他会长舒一口气,继续开始新一天的“战斗”。

  类似的动作,他已经重复了60次。早在疫情爆发初期,黄伟就把老婆孩子送回了农村老家。回家第二天,武汉宣布采取阻断措施,他在两天时间内安顿好家里,春节假期尚未过完,便独自开车返回武汉。

  类似的“逆行”,黄伟曾有过两次。他2002年入伍,是原兰州军区某部工兵团的班长,2006年,他随队赴刚果(金)维和。那一年的时间,是他军旅生涯中最难忘的一段经历,异国他乡战场的磨砺,让他有信心抗过今后的任何压力和困难。至今,他的微信头像还是当年维和时留下的军装照,从未换过。

  维和归来后不久,黄伟退伍了,并考入湖北第二师范学院。第二年,汶川地震时,25岁的黄伟和学校请了一周的假,与一些退伍的老战友们自发前往灾区当志愿者。几经辗转,他们终于抵达都江堰,可离最终的目的地映秀还有一段距离。那时,道路破损,没有车能过去,他们便徒步走到灾情最严重的地方去尽一份力。

  回想起那段经历,黄伟笑着说,“那时候怀着一腔热血,一人背个包就去了,其实啥也不懂。”

  12年后,事业有成的黄伟成熟了许多。不过,昔日那一腔热血依旧未冷。再次选择“逆行”的时候,他在朋友圈里留下了一句“我自横刀向天笑,去留肝胆两昆仑。”

  武汉危险吗?当然危险!可即使脱下军装已经十多年了,黄伟心里始终没有忘记党组织的培养,始终认为自己还是一个兵。当人民有难,需要力所能及地多做些事,他义不容辞。

  疫情不除,不下火线

  刚回武汉的那些天,黄伟是个“多面手”,他的工作涉及到十多个门类,二十多个工种,司机、建筑工人、搬运工人……哪里有需要就去哪里,基本什么活儿都干过。

  武汉市交通不便,黄伟和其他志愿者一起组成爱心车队,接送医护人员上下班,载着急需返回战斗岗位的警察连夜返汉,并对一些急需用车的市民伸出援手。

  看到火神山医院工地的某个项目缺少工人,他又去工地上干了几天。

  各地的援助物资陆续到达,他帮着去给医院、社区里搬运物资,有时候,一趟下来自己得装卸好几吨的物资。

  听说河南援汉的医疗队想吃馒头了,他帮着联系了一大批馒头,给白衣天使送过去。

  ……

  从志愿者群和朋友圈里看到的一条条信息,仿佛是昔日军营中的一项项任务。但凡能为抗疫做些贡献,能为城市里的人们解决些麻烦,黄伟总是不惧艰险,无怨无悔。

  武汉市内交通刚阻断那几天,黄伟在朋友圈中看到一条求助信息,一位市民希望能有好心人把健康的家人转移到亲戚家去。那天,一身防护服的黄伟载着一个1岁、一个4岁的孩子和他们的外婆驶向安全的地方。目送着孩子们远去的身影,坚强的黄伟第一次趴在方向盘上哭了。他想起了自己的儿子,也是这么大年龄,如果自己被感染了……

  志愿者每天都要接触数不清的人,风险如影随形。他和许多志愿者一样,从回来的那一天就做好了战斗到底的准备。“要么疫情结束,要么我被感染。”

  但行好事,莫问前程

  随着全国各地的支援陆续到达,黄伟开始帮忙分发各地支援过来的蔬菜。这位维和老兵,也有了一个新的绰号——“蔬菜大户”。

  各地千辛万苦采摘、运输过来的蔬菜,如果没能及时送到百姓的餐桌上,就会烂在车里。为了不让大家的心血白流,黄伟常常天没亮就得出去接运菜的货车。如果接到菜的时间比较晚,发菜发到深夜也是常有的事儿。

  为了提高分发效率,减少社区工作人员的等候时间,黄伟会提前准备好物资接收捐赠函,把各类蔬菜按份整理好。每个社区的工作人员带着填好数量并盖上社区公章的接收函来领蔬菜,并承诺将物资全部供应给本单位中的困难家庭,特别是独居老人。

  为了保证公平,黄伟严格按照“先到先得”的原则给满足“爱心菜”分配条件的社区排序,让他们按先后顺序分时段领菜。这些天,他累计分发出去了1500多吨的“爱心菜”,接收函攒了厚厚一沓,更是每时每刻都有打电话过来咨询发菜情况的人。

  黄伟2月份的通信账单显示,他在29天的时间里接了3554个电话,最多的一天,他有321条通话记录。每天出门,他都要准备好一个充满电的充电宝,手机始终处在发烫状态。“做志愿者的这些日子,把这辈子的电话都接完了,再也不想接电话了……”

  虽然工作强度大大加强,但这种“点对点”的“爱心菜”分发模式,减少了中转环节,能尽快让全国各地人民的爱心直达有需要的市民手里。“有时候菜上午到,下午发完,晚上就能上桌了。”

  一车30吨的蔬菜,听起来很多,可当全部分发到社区的居民手中,每家也许只能分到一小袋,每袋装着一个包菜两三个土豆,够老人吃上一两天。

  这些天,黄伟一直在尽可能多地联系各地“爱心菜”入汉。“爱心菜”虽然是各地百姓免费提供,但有些菜需要自行承担采摘和运输成本,黄伟经常要想办法筹钱。天天奔波在城市的各个角落,只算油钱就花了不少,有时候,他还会主动给和他一起干活的志愿者们买点水果吃。某单位了解到他的事迹后,为他提供1万元援助,他转手就全部捐了出来。迄今为止,他累计捐赠了4万多元,募集到5万元,加上某单位提供的3万元和给黄伟个人的1万元奖金,共凑出13万元的运费和采摘费,帮助更多的“爱心菜”到达百姓的餐桌。

  这次疫情,对中小企业打击极大,黄伟的公司也早就停工了。这次抗疫,他毫不犹豫地冲在一线,他媳妇总说他傻,也有人问过他,当志愿者经济损失很大吧?他抑制不住地仰头大笑,“等抗疫结束之后再赚嘛!钱不就是花的!”

  “真正的勇敢,不是从不害怕,而是充分了解困难和风险后,选择继续前行;是知道人生路上总有艰难坎坷,依然有勇气拥抱生活、笑迎挫折。每一个迎风向前的人,都是自己的英雄。”

  黄伟时常用这段话勉励自己,在武汉的这些天,他也确实一直在“迎风向前”。令他更感动的是,还有一大批和他一样勇敢的人。经常会有群里的志愿者主动联系他,问他哪里有活儿干。每次发菜时,大家都尽可能把时间往前赶,努力多干一些,几十天下来,大家都很累,但也都没什么怨言。在黄伟看来,“志愿者不需要干多么轰轰烈烈的事情,也不是一个很高的定位,给病人送个饭,给老百姓买个药,你就是这条街上最靓的仔。”

  九层之台,起于累土。当民间志愿者的点滴力量举在一起,会汇聚成一股在这场全民抗疫中不容忽视的力量。

  近些天,武汉市的交通逐渐恢复,物资储备也更为充足,忙了60天的黄伟也终于能给自己放个7天的“长假”。平时,黄伟是个很热爱生活的人。他喜欢玩盆景,喜欢玩音乐,擅长各种乐器,做饭更是专业水平。在疫情没开始的时候,他向往的生活,就是每天泡上一壶茶,在家伴着日升日落修修自己的盆栽……

  以前,忙于工作,这多少是个可望不可及的梦想。当突然爆发的疫情让许多人都只能“宅”在家里的时候,这对他来说还是一个可望不可及的梦想……

  只因为,他是一名老兵!

  马嘉隆

【编辑:匿名】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乐亭资讯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Copyright ©1999-2018 spidermanemaiL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