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张建锋:CTO越懂技术越麻烦 更多要看未来需要什么技术

2019-09-27 01:13:45 来源:网络

原标题:阿里张建锋:CTO越懂技术越麻烦 更多要看未来需要什么技术 来源:东方财富

如果说每年双十一是阿里巴巴经济实力的集中爆发,那么云栖大会则是一场技术实力的年度大秀。

今年这场大秀的主题仍是人工智能,据阿里官方发布的数据,其人工智能调用规模为每天超1万亿次,服务全球10亿人,日处理图像10亿张、视频120万小时、语音55万小时及自然语言5千亿句,阿里已经成为中国最大的人工智能公司。

回顾2016年云栖大会,马云首次提出“新零售”概念;

2017年云栖大会,阿里巴巴全球研究院成立,命名“达摩院”;

2018年云栖大会,达摩院宣布成立半导体公司“平头哥”;

2019年云栖大会,平头哥发布首款正式流片的AI芯片“含光800”……

卸任阿里董事局主席的马云未能出席2019云栖大会,但连续两天的主论坛依旧场场爆满,在“程序员吐槽大会”现场此起彼伏的笑声中,2019云栖大会也迎来高潮。

9月29日下午,南都记者采访了这场大秀背后的“总导演”——阿里巴巴集团CTO、阿里云智能总裁、达摩院院长张建锋(花名:行颠)。谈及自己的三个身份,张建锋向南都记者表示每一个角色的压力和挑战都很大,但之所以把达摩院、阿里云和集团CTO统一交给一个人是希望研究院和阿里的技术研发体系以及产品、业务能够保持强关联。

“马老师(马云)之前讲过,如果请个专职的院长,这个研究院肯定搞不好,他希望研究院和我们的技术研发体系能够有非常强的关联,达摩院和产品、业务也是有非常紧密的关系的”,张建锋称,作为阿里巴巴集团CTO他会主要判断未来的业务会变成什么样,需要准备什么样的技术,作为阿里云智能总裁则考虑的是有这么多的技术,除了支持集团自己的业务之外,怎样把这些技术输出到外面去。

阿里巴巴集团CTO、阿里云智能总裁、达摩院院长张建锋(花名:行颠)

南都:身兼阿里CTO、阿里云总裁和达摩院院长这三个角色,哪个最具挑战?

张建锋:我觉得挑战和压力都很大,没有一个工作是轻松的。我先解释一下阿里巴巴的技术体系吧,因为阿里巴巴的技术体系中,产品研发和技术研究是分开的,但也不是完全分开。

举个例子,达摩院有做数据计算和数据处理的,如李飞飞(现任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高级研究员,阿里云智能数据库事业部总负责人)在两边都兼有职位,由于数据库研发存在一些前瞻性的问题,他也在达摩院建立了一个实验室,进行加密数据库的一些研究。

马老师(马云)之前讲过,如果请个专职的(达摩院)院长,这个研究院肯定搞不好,他希望研究院和我们的技术研发体系能够有非常强的关联。所以,达摩院和产品、业务是有非常紧密的关系的,包括我们的科学家在达摩院里做AI,但他也需要关注应用,也需要在AI研究的基础上建立产品的平台给别人用,所以也是身兼多职。

当然我们也有一些比较独立的、跟现在业务没有任何关系的研究,比如像量子计算这样偏前瞻的研究。

有些公司在问阿里,企业建研究院到底有没有必要?我也跟很多同行聊过,因为原来的很多研究院模式都不成功,他们觉得阿里巴巴达摩院是不是也搞了个和以前的研究院类似的机构?但我们的研究院其实是不一样的。我认为从技术到业务的结合才是最关键的。现在哪怕研究院,也是跟其他部门综合在一起的,也是和业务结合的很紧密,我觉得这在未来是一个方向。

南都:作为阿里巴巴集团CTO和阿里云智能总裁的工作呢?

张建锋:CTO可能是最不用懂技术的,其实我觉得越懂越麻烦,我也不懂技术,CTO更多要看对未来需求的看法,对技术趋势的看法,以及两者能不能有效结合。所以作为一个CTO,更多的还是要看未来,判断未来的业务会变成什么样。比如说你这个配送会变成什么样?需要准备什么样的技术?我们以后的计算到底需要怎样的规模?你需要有个判断,倒不一定说你要变成量子计算专家。

我们大概有百分之五十左右的人员是工程师,所以你怎样去构建一个好的工程师文化,怎样去统一工程师的发展?怎样去衡量工程师的水平?这里面要做很多的工作,所以我们有技术委员会,我们有技术小组,我们公司提倡技术人员的问题技术人员自己解决,不是由行政解决。我们现在有12个技术小组,大家做了什么样的投入,投入有没有必要,要不要合并,都要在集团统一的技术委员会的规划下完成。

此外还有人员培养,我们集团内部大概有30多家公司,30多家公司里都有CTO,我们要有统一的培养机制;另外我们还有个晋升制度,晋升的评委不是老板,而是技术委员会和技术小组里的。评委本身也来自于集团各个技术部门,但他们同属于一个技术小组。

所以我认为阿里巴巴的技术治理体系跟其他所有公司都不一样,那是不是说我们的管理边界要这么清晰?也未必。我们也非常鼓励高水平的竞争,我们的两个部门都有很高的水平,我们也鼓励他们去竞争。另外,我们很重视消灭低水平的重复,CTO、达摩院、阿里云都是这样。

阿里云就更简单了,有这么多的技术,除了支持集团自己的业务之外,怎样把这些技术输出到外面去,这也需要通盘的考虑。

南都:未来十年阿里巴巴需要做什么样的技术准备?

张建锋:我还是要强调“需求牵引,技术驱动”。阿里巴巴并不是要做一个新技术去颠覆一个产业,那种机会非常少,当然我们也在做一些非常前瞻性的技术,比如量子计算等等。我觉得最关键的还是要找到未来的需求,洞察未来技术的趋势,以及技术和需求两者之间能否有效结合。大家看到贝尔实验室研究非常成功,但是它的产业并不成功。现在许多研究机构都在转型,因为它要跟产业结合,需要更明确的方向,所以需求和技术相结合是未来的一个趋势。

南都:如何看待云计算的市场竞争趋势?

张建锋:目前全球的经济形势面临着很大挑战,但云的技术仍然在高速增长。今年我们在专有云、混合云方面协调发展,专有云有很多个数亿级的大项目。现在国内市场的一些竞争对手也正在通过各种方式获取市场,比如投资、并购,或者承诺什么东西来获取项目,再去积累云的能力,但我认为他们的发展周期会相当长。

今年,阿里云对一些非核心的业务进行了适当收缩,更多聚焦在提升核心的云的能力上,把核心的行业解决方案丰富起来、培育这个市场。另外,我们的经营模式也发生了很大转变,我们鼓励合作伙伴去拿到项目,而并不是一定要阿里云拿到。

云发展到现在,也进入了平缓发展的时期,不可能永远是100%以上的增长。总体上要客观面对这个问题。最近4到5年阿里云翻了20多倍,基数已经比较大了,上一季度的增长速度超过70%,相比于其他行业也还是非常高——传统的IT行业增速大概只有百分之几,今年的服务器行业甚至出现百分之十几的下滑。

南都:未来阿里云会在哪些重点行业进行突破?

张建锋:我们会向未来可能产生变革的行业投入技术,同时技术要和行业深度结合。当然我们还有考虑阿里擅长哪些行业、擅长哪些技术。

我们擅长大数据、IoT等技术,在零售、金融等行业有丰富的经验,未来也会在这些方向进行突破。

除了零售和金融业外,政府的数字化转型也是一个重点突破方向。阿里在这方面有丰富的经验,政府也比较信任我们的服务。我们和国家税务总局、个税系统、中国邮政等都有广泛的合作。此外,工业互联网也是我们突破的一个方向,只提供算法不够,我们还要帮工厂去搜集数据,其后才能为工厂提供更智能化的服务。这个领域我们依然在慢慢尝试,逐渐培养起整个行业。

【编辑:匿名】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乐亭资讯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Copyright ©1999-2018 spidermanemaiL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