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波 “云复工”能成为远程办公的爆发点吗?

2020-03-04 10:10:14 来源:网络

500

每逢大疫,必有创新,对市场而言同样“危”中有“机”。这次疫情蔓延,推动了云办公、云课堂市场兴起。

近日,百度大数据显示,云复工成为多数企业的首选复工方式,远程办公需求在过去两周呈现爆发式激增,百度整体搜索“远程办公”的热度也在过去三周增长了625%。

500

疫情催生远程办公需求的集中爆发,带动了百度网盘、腾讯会议、阿里钉钉入局。这一次拥有庞大体量的BAT又是主力军。

百度网盘企业办公需迎来激增,其以备份和传输为核心,结合本身的超大免费空间、支持多端同步的优势,大幅提升用户的文件生产能力,这样的模式不仅降低了各家企业的开发成本,也为企业扩展了更多的可能。疫情期间,百度企业网盘推出用户套餐权益免费延迟一年的举措,满足的是中小企业疫情期间云办公的刚需。百度Hi企业智能远程办公平台对外开放,并免费为湖北等地区企业提供高清音视频会议、企业云盘、企业IM和应用中心平台等多项服务,满足其远程办公需求,支持企业快速恢复生产能力。2月以来网盘企业用户日活环比增长达到50%以上。

500

1200万学生涌入钉钉课堂时,平台瞬间瘫痪,大量一星差评塞满应用商店,钉钉官微不得不哀告,“少侠手下留情”。

企业微信的压力也不小,各种需求纷至沓来,2月之后连续更新、扩容了云主机才跟上企业复工的步伐。

越来越多的传统企业从中受益,疫情反而充当了这波创新的推手和见证者。不管是百度网盘、百度Hi,企业微信、阿里钉钉,远程办公大幅提升中小企业远程办公和线上协作效率,让传统企业数字化、智慧化转型。

作为一个有10年历史的老牌风口,远程办公也实现了“出圈”。

1、从办公室神器变成了宅家神器。

最早把这个概念落地的是2008年的Yammer,这是一个集成了各种功能的通信工具,关注的是企业内部的社交化协作,当时颇受500强企业员工的欢迎,然后是2011年的Trello、Teambition,简洁直观,方便易用,是纯粹的工具化定位。

这些创新发现了企公的痛点,找到了解决方案,但主要场景还是跨办公室的协同,本质上是一种提升小团队或个人工作效率的小众软件。

这次疫情的场景应用就丰富多了,大部分我们想得到的工作都能搬到云端,都能找到线上的解决方案,让我们在疫情之中能够隔离病毒“远程复工”。

2、深度嵌入运营和后台系统。

十年前的远程办公更多满足先知先觉者的虚荣心,不仅适配的工作有限,也不能克服安全隐忧,今天的企业已没有这种担心,但嵌入业务的程度也取决于平台所能提供的服务。

某种程度上说,远程办公其实就是云服务的开路先锋。

最早认识到这一点的是微软。

被柳传志戏称为“笨家伙”的史蒂夫·鲍尔默确实让微软错过了移动时代,但对云服务却有先见之明,他执掌微软13年的最大功绩就是捧红了Azure。

大家都希望提高效率,但需要不同,鲍尔默发现员工们喜欢的是有趣的小众软件,但企业需要的其实是一个大管家,一个打包了各种能力的超级保姆,而且门槛低,上手易,部署快,可定制。

当时微软手头有一堆各个时期收购的新玩艺儿,比如1998年的Hotmail,2003年的PlaceWare等等,在鲍尔默看来,微软要做的不是包打一切,而是建立一个提供基础设施和底层技术的云端生态,对于擅长的office,outlook,SharePoint就让他们发扬光大,在相对陌生的领域,就把连结c2b的能力输出给收购的或外部的saas服务,把他们变成紧密附着于平台之上的开发者。

于是2011年收购的Skype和2012年收购的Yameer等都被打包装入微软2008年推出的云服务,这实际上就是今天云端拓展能力的雏形。

从这个角度来说,远程办公是云服务最早也最成功的一次普世,把其他类似的能力集成起来就可以向任何行业普世,把孤立的、局部的创新体系化。

也可以说,是远程办公催生了疫情时期的云创新。

当然够资格入局的都是巨头,不管是BAT,还是跑步进场的华为等等。

远程办公的风口大家都看到了,但殊途未必同归。

对百度来说,人工智能(AI)、大数据(Big Data)、算力(Computing power)一直是百度的看家技术三件套,所以整个百度公司从产品到技术理论上都是架在云端,云是载体,也是商业能力的容器。

这起疫情期间,百度Hi对外开放就拿出了50方在线高清语音电话、企业云盘加密传输、web视频会议等等协同功能。针对疫情期间企业困难还有个“共度计划”,打包了“免费开放AI技术、帮助传统企业线上化转型、全方位营销赋能”等一系列措施。

500

百度去年的架构调整可以视做进一步整合资源,调动中台能力,将技术储备更直接、更有效的输出到线下产业,推动企业的数字化和智能化转型。百度网盘为例,云存储作为构架在高速分布式存储网络上的数据中心,它将网络中大量不同类型的存储设备通过应用软件集合起来协同工作,形成一个生态链式的闭环服务,瞄准的正是中小企业远程办公和数字化的一系列需求。

腾讯的逻辑是把沉淀的社交用户导向企业级服务,底层支撑是熟人关系链,所以即便是腾讯把七大事业群整合为六大事业群,企业微信也没有归入汤道生的CSIG,背后仍然是强势的产品思维在起决定性作用。

阿里钉钉的逻辑正相反,用电商和金融架构撑起了企业社交,本质上是进军产业互联网的手段,所以去年在组织体系上就被划入了张建锋的云智能事业群,背后不是产品思维而是嵌入实体经济的考量。

如果疫情是远程办公的加速器,未来的驱动力又在哪儿? 

1、远程办公会成为新技术的试炼场。

这次疫情的经验表明,流量暴涨让巨头都直喊吃不消,大家一边拼命扩容,一边拼命抢新客,养粘性,限免和低价的声音格外响亮,钉钉宣布视频会议免费,企业微信打开了全员通讯录、万人大群等诸多限制。

但真正起作用的还是技术创新。

以前脸谱的小扎就预言,AR和VR技术可以让员工在世界任何角落进行远程协同,这将从根本上遏制房价。百度此前已经尝试将AR技术引入线上营销和地图等服务,进入云时代的办公平台入口,支持远程办公其实是个更成熟的场景。

5G会让物联网大爆发,越来多的生产终端“上网上云”,会让大量传统企业的远程办公成为可能,这会成为巨头们未来争夺的技术高地。

2、产品创新、内容载体和用户体验的结合会更紧密

这次疫情让我们见证了很多创新,云健身、云睡觉、云蹦迪等等纷纷露面,背后驱动的需求各不相同,有的是产品创新,原来没有的场景在宅家过程中得以释放,有的是做用户的情感体验,比如云旅游,还有的是以内容拼变现,比如直播带货。

但背后提供服务的可能就是几家最主要的互联网云服务商,移动时代的产品越来越像是集成在云端的一种能力,越是成熟的平台覆盖的场景越多。

阿里搭建平台,腾讯致力于连接器,百度更聚焦的是入口优势。百度网盘中,推出了检索功能、以图搜图、智能分类等更为高效文件检索能力,并引入智能小程序可实现多端同步等优势,这是技术和生态为基石的创新,契合组织中不同员工的多样化需求。同样的,百度的移动生态体系即是场景的大入口,反之,远程办公场景也反向丰富和反哺着生态。

疫情之后持续抢夺市场,理念很简单,就是把技术变成一种生产要素在云端运转起来,这可能是未来产业互联网落地的主要形式。

3、产品和技术的边界越发模糊。

巨头都争着把更多的技术引入云端,让产品拥有出圈的能力,企业微信在直播中增加粉丝互动,开放了限时推广功能和客户朋友圈,钉钉5.0版本中加入了圈子功能,效法微信做私域流量态。百度则通过入口优势,将最核心的ABC技术三件套注入到远程办公之中,服务于传统企业的主营业务,说明这次疫情正在让巨头重新定义自己的边界。

抗疫是速决战,远程办公是持久战。也许疫情平息之后,未来的进化路径将更清晰。

【编辑:匿名】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乐亭资讯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Copyright ©1999-2018 spidermanemaiL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