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尽,寒气消,我们的城市正在春归

2020-03-12 05:25:05 来源:网络

图片|傻帽叔-摄

今天农历二月十八日,九九尽的日子。

过去每逢冬至,人们开始描“九九消寒图”,一日添一笔,九九八十一天后添上最后一笔,代表着长冬结束,该开的花,该暖的日头,该绿的河水都将一一归来。

那时的人们寄望于它,计算春归的日子,预卜来年的丰欠。

图片|傻帽叔-摄

今年我们比往更期盼春天,期待生活恢复如常,大口呼吸新鲜的空气,大摇大摆生活在春天里。

不过不用着急,又是一年九九尽,我们的城市正在春归。

图片|傻帽叔-摄

图片|傻帽叔-摄

北京的春天叫做故宫。只是非常时期,故宫已经封闭很久,有网友调侃:“今年故宫怕是要将春天锁住了。”

游人、摄影师或许很遗憾,但生活在北京的老大爷却不以为然。

春雨后天气晴朗,拐去北海公园逛,沿湖走一圈,人很少,游园特别宁静。大爷说:“湖面上风不冷不热,吹一吹,比水面的鸳鸯还舒坦。”

图片|既兮明兮-摄

图片|做一只纯粹的小清新-摄

现在迎春花才开,山桃含苞待放,北京也只是早春而已。于是大爷一点都不着急,有时到胡同溜溜,蓝天白云,阳光和暖,老胡同特别干净。

有时看路边的小草正在萌芽,只是草太小太嫩不太引人注意。或者鹅黄柳绿,随风飘起。

图片|碧螺516-摄

图片|好大禹-摄

此刻北京的春虽还不如南方热烈,不过大爷说,这一切不过就是“盛宴前的小菜,不妨先开开胃。”什么承乾宫的梨花,永寿宫的西府海棠,法源寺的丁香,“不着急的,慢慢来”。

万类霜天竞自由,今年北京的春,自然而然,这是最好的生长状态。

图片|Ah-Di-摄3

有人这样形容苏州的春天:“因其园林,温柔得有一种东方美人的古典,太迷人。”

前也有《牡丹亭》说:“不到园林,怎知春色几许。”

但在苏州上学的豆豆说:“不只春天,每去拙政园、留园,总是乌泱泱的人。”只是今年因为疫情,豆豆没有回家,拙政园开放后,她去了一趟,人很少,“仿佛被自己包场,园子里溜来溜去。”

图片|蒽子 -摄

图片|蒽子 -摄

但仍然有一些门被锁着,没能进去,只能隔着窗踮起脚尖看,但吸引力更大了。“拙政园有不同的花窗,大多都不高,一个一个看过去,一窗一景。”

“会看见一棵一棵树,已经换了新叶子,鲜绿色的在窗前走过;”

图片|蒽子 -摄

图片|蒽子 -摄

“早些时候有腊梅,距离窗很近,但是伸手又够不着,现在已经谢了;”

图片|蒽子 -摄

图片|蒽子 -摄

“杜鹃花一丛里只有零星的几朵;不过玉兰花开得很盛了......”

隔窗偷窥,心里的窃喜总是比没有阻挡时更大,“苏州的窗户也不仅仅是窗户,窗户总有春天。”

图片|蒽子 -摄

图片|蒽子 -摄

只是人们容易被容易得到的芳华所吸引,但其实挤着的涌出来的快乐就是一口吃个饱,从小小的窗里,一点一点去看,却能延长了快乐的时长。

苏州的春天,更适合安静地欣赏。

图片|蒽子 -摄

南京的春天向来很准时,尤其是雨花台的宝华玉兰,报春总是最及时,而今年天暖得快,更是早早就盛放了。

不过很可惜,一位南京市民说:“花期短,又疫情隔离,赶不上它们盛放的时机。”

图片|梅大胖子 -摄

图片|梅大胖子 -摄

如今别的玉兰也开了,但除了公园,灵谷寺、朝天宫博物馆、崇正书院都还在暂停开放,等到可以大摇大摆欣赏的时候却已经谢得七七八八了。

即使是公园,玉兰也被围起来,只能远远看着,但也有一种不一样的美。

清凉山公园的围栏内,玉兰结着毛笔一样的花骨朵儿,一个个朝天直立,被人们调侃:“真能窜。”

图片|梅大胖子 -摄

或者去朝天宫,纵然是站在门外也能一眼看到最近处的玉兰,在黄色琉璃瓦上绽开,好像堆起的片片雪花。

图片|心悟807-摄

图片|熊大搬家-摄

于是他说:“别管墙有多高,玉兰根本关不住,从无人区伸展到行人看得见的地方。”

一座六朝古都,一树树笔挺的白玉兰,即使深锁宫墙内,也总是让看得人萌生一种一往无前,干净利落的振奋心情。

图片|梅大胖子 -摄

图片|梅大胖子 -摄

傻冒叔来杭州生活了十几年,平时喜欢拍照记录杭州的湖光山色,到现在即使上班,车后尾箱也总是放着一台单反。

2月中旬杭州已是早春,但疫情还未明朗也尚未复工,只是要到单位值班,傻冒叔才有了机会出门看看,而这时的杭州的春天与往年不一样。

图片|傻帽叔-摄

“又是值班日子,下午忍不住去茅家埠晃了一圈。见识了来杭十多年来西湖最美的一面,四野无人,宁静悠远。尤其傍晚时分,轻雾弥漫,夜色朦胧。一个人静静地在水边坐了很久,一直等暮色四合才不舍离去。”

图片|傻帽叔-摄

“太子湾,春天的它太热闹,以往总是避而远之,此刻人迹寥寥,难得见此一面,还挺美的。”

于是有人在傻冒叔的日志下留言:“能看见人少的西湖,张岱也没你幸福。”

图片|傻帽叔-摄

图片|傻帽叔-摄

无人打扰,褪去往日的喧嚣,湖光山水又回到无法抗拒的宁静,这样的杭州像极了千年前的临安。

图片|傻帽叔-摄

图片|傻帽叔-摄

网友图土说:“在武汉人的记忆里,春天虽短,却是极美极舒适的。温暖和煦的阳光、灿若云霞的樱花、轻柔的微风,抽出嫩芽的柳树......总在不经意的一个瞬间,我们感知到,春天来了呀。”

今年武汉的春天来得迟,可是“春天从不会厚我薄你,只是晚些日子。”

图片|飞人Alex-摄

图片|飞人Alex-摄

@汪逗逗1221:“清早起来,听见窗外小鸟叽叽喳喳,太阳极好,春天不知不觉的悄悄来临。”

@驳静:“路边桃花全绽放了,春天挡都挡不住。跟三周前严防死守一比,很明显地有如释重负的气氛。但这种轻松也是劫后余生的轻松。”

图片|jerrywh-摄

@远方在别处:“早上蒸山药红薯馒头,喝牛奶。日子在慢慢向好,群里团购的花样多些了。今天是晴天,中餐把年前抢到的香肠最后一点炒胡萝卜,还有大白菜。的士也开禁了有条件乘车。”

@清子:“隔离的日子最喜欢看天空,最开心的是下楼拿物资。”

图片|火龙 摄

随着东风吹来,疫情渐歇,城市也收到了“春天的消息”。

路上的行人、买菜的大叔、推车的商贩,明显多了许多;人声、汽笛声、脚步声也显然响了几分;

菜市场又热闹了,大家都不用再屯粮屯菜;超市里瓜果饮料越来越齐全;小区里阿姨又开始遛狗了,老大爷们远远地晒着太阳......城市的各个角落又开始了如往日一样嘈杂、匆忙。

图片|狮子小日-摄

生活在武汉作家方方也说:“今天(3月4日)真是大好晴天。阳光明媚,春意盎然。绿翠红粉,争相拼色,所有空间都满满的正能量。我们终于可以松口气了。”

疫情渐尽,烟火气回来了,那些被疫情阻隔的生活也都会回来的,谨慎、科学而理智地回来。

春风无需再等待,

走过了九九八十一天的长冬,

长了脚的春光,经过山川,经过湖海,

经过每个人身边,

告诉我们:九九尽,春已归。

我们又活在了春天里。

图片|武汉江山-摄

文字为物道原创,图片来源于网络,图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编辑:匿名】
阅读推荐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乐亭资讯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Copyright ©1999-2018 spidermanemaiLs.com. All Rights Reserved